版权动态:中闻王国华律师代理“新浪爱问共享资料”涉嫌侵犯著作权一案取得胜诉。 中闻代理软件著作权登记破百。中闻代理知识产权案件被评为中国十大知识产权案件
 您所在位置:首页 > 版权资讯> 【中闻案例】专利复审委 “万字”专利无效决定书解读组合对比认定标准
版权资讯
【中闻案例】专利复审委 “万字”专利无效决定书解读组合对比认定标准
 
发布时间:2018-04-02
  •      对于沙发类产品而言,其整体结构相对固定,而靠背、座椅、扶手等部位的形状均可以做多种设计变化,且靠背、座椅、扶手部位的形状容易引起一般消费者的关注。基于这一认定标准。

        日前,就恒友公司针对双叶公司持有专利春秋沙发(SF37)发起的无效宣告请求,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下称专利复审委员会)作出了维持双叶家具专利有效的审查决定书。
        2017年7月28日恒友家具针对双叶家具所持有的 春秋沙发(SF37)专利,向专利复审委员会提起了专利无效宣告请求。双叶公司委托中闻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部代理该无效宣告案件。专利权人的涉案专利维持有效,中闻知产帮助专利权人打赢专利无效案件。
    在这起专利无效案件中,专利复审委员合议组认为“用于组合的对比设计特征应是具有相对独立视觉效果的组成部分,是以一般消费者眼光可直接从对比设计中可自然区分出来的部分”来认定。
     
    专利复审委员会审查决定书
      申请号或专利号:201530027203.5
      案件序号:6W109242
      发明创造名称:春秋沙发(SF37)
    专利权人:七台河市双叶家具实业有限公司
    无效宣告请求人:大兴安岭恒友家具有限公司
    一、案由
        本无效宣告请求涉及的是国家知识产权局于2015年08月12日授权公告的201530027203.5号外观设计专利,使用该外观设计的产品名称为春秋沙发(SF37),其申请日为2015年01月29日,专利权人为七台河市双叶家具实业有限公司。
        针对上述外观设计专利(下称涉案专利),大兴安岭恒友家具有限公司(下称请求人)于 201 7年07月28日向专利复审委员会提出无效宣告请求,其理由是涉案专利不符合专利法第9条第1款和第23条第2款的规定,并提交了如下证据:
        证据1:专利号为201530027270.7的中国外观设计专利授权公告文本打印件;
        证据2:专利号为201330068372.4的中国外观设计专利授权公告文本打印件;
        证据3:专利号为201430025607.6的中国外观设计专利授权公告文本打印件;
        证据4:专利号为201330543282.6的中国外观设计专利授权公告文本打印件;
        证据5:专利号为01346523.6的中国外观设计专利授权公告文本打印件;
        证据6:专利号为200630020943.7的中国外观设计专利授权公告文本打印件;
        证据7:专利号为200530068703.X的中国外观设计专利授权公告文本打印件;
        证据8:专利号为200730060560.7的中国外观设计专利授权公告文本打印件;
        证据9:专利号为200430045504.2的中国外观设计专利授权公告文本打印件;
        证据10:专利号为201030669714.4的中国外观设计专利授权公告文本打印件;
        证据11:专利号为201330068472.7的中国外观设计专利授权公告文本打印件。
        请求人认为:涉案专利与证据1,属于实质相同的外观设计,不符合专利法第9条第1款的规定。涉案专利相对于证据2、常用设计要素以及证据3至证据5中任意一项的组合;相对于证据2、常用设计要素以及证据6至证据9中任意一项的组合;相对于证据2、常用设计要素、证据3至证据5中任意一项以及证据6至证据9中任意一项的组台,不具有明显区别,不符合专利法第23条第2款的规定。
        经形式审查合格,专利复审委员会于2017年07月28日受理了该无效宣告请求,并将请求人的无效宣告请求文件转送专利权人,通知其在指定期限内进行答复。
        请求人于2017年08月28日提交了意见陈述书,并重新提交了上述证据1至证据11,以及如下新证据(编号续前):
        证据12:专利号为201430042236.2的中国外观设计专利授权公告文本打印件;
        证据13:专利号为201230470692.8的中国外观设计专利授权公告文本打印件;
        证据14:专利号为200930072737.4的中国外观设汁专利授权公告文本打印件;
        证据15:由北京市长安公证处出具的(201 7)京长安内经证字第31520号公证书复印件;
         证据16:证据15公证书中“双叶家居官方微博”发布的图片和视频截放大图。
        请求人认为,(1)涉案专利与证据1相比,二者的主要区别点在于:①涉案专利的座椅为内部排列有5个横板的框架结构,座椅部分设计成长方形平板或者设计成在长方形框架内排列多个横板都属于是沙发类产品的惯常设计,涉案专利仅仅是将座椅的设计要素整体置换为惯常设计的相应设计要素;(2)涉案专利靠背的长方形外框架内排列的竖板的数量及排列紧密程度略有不同,属于般消费者施以一般注意力不能察觉到的局部的细微差异。因此,涉案专利与证据1属于实质相同的外观设计,不符合专利法第9条第1款的规定。
        (2)以证据16中图1为最接近的现有设计,主张涉案专利相对于证据16图1以及惯常设计的组合;相对于证据16图1、证据3至证据9、证据11至证据13、证据16图2至图3中任意一项,以及惯常设计的组合;相对于证据16图1、证据3至证据5中任意一项、以及证据5至证据9、证据1 1至证据13、证据1 6图2至图3中任意一项的组合:相对于证据16图1、证据3至证据5中任意一项、证据5至证据9、证据11至证据13、证据16图2至图3任意一项以及惯常设计的组合,不具有明显区别,不符合专利法第23条第2款的规定。
        (3)以证据2作为最接近的现有设计,主张涉案专利相对于证据2以及惯常设计的组合;相对于证据2、证据3至证据9、证据11至证据13、证据16图1至图3中任意一项以及惯常设计的组合:相对于证据2、证据3至证据5中任意一项、证据5至证据9、证据1 1至证据13、证据16图1至图3中任意一项的组合:相对于证据2、证据3至证据5中任意一项以及证据5至证据9、证据11至证据13、证据16图1至图3中任意一项及惯常设计的组合不具有明显区别,不符合专利法第23条第2款的规定。
        涉案专利与证据2相比,二者的主要区别点在于:①涉案专利的座椅为内部排列有5块横板的长方形框架,而证据2的座椅为长方形软包块:②涉案专利的靠背是一个由顶端的横杆以及两侧的侧板连接而成的长方形外框架,,其内均匀间隔排列有8个表面为弧面的竖板,且竖板的顶端从横杆的上方往背面延伸,而证据2的靠背为长方形软包块,其上端的两个顶角为圆角。
        对于上述座椅部位的区别点①,证据3至证据5公开了座椅为长方彤框架,其内排列有多个横板的设计方案,横板数量的不同,属于局部细微变化。这种设汁手法也属于沙发类产品的惯常设汁,现有设计中已有将证据3至证据5的座椅的设计特征,或者沙发类产品的惯常设计直接替换证据2座椅设计特征的启示,而且这种整体置换不会产牛独特的视觉效果。
        对于上述靠背部位的区别点②,证据16中图2和图3都公开了床,与证据2沙发用途、种类相同或者相近,在床和沙发类产品设计中,床头和床板可以单独设计(参见证据11和证据13),沙发靠背也可以单独设计(参见证据10),由此可以将床头的设计应用到沙发靠背设计中,证据16图2和图3虽然没有公开与两个例板连接的横杆,但由于涉案专利的横杆位于沙发背面,竖板均匀间隔排列和紧密排列属于靠背的惯常设计,不容易引起一般消费者的注意,因此可以将证据16图2和例3的床头转用到证据2的沙发靠背上,并经过惯常设计的整体置换得到涉案专利靠背的外观设计。
        证据13公开了一种床,与证据2所示产品用途、种类相近,与涉案专利靠背的区别仅在于涉案专利与横杆连接以组成长方形外框架的是侧板以及竖板部是均匀间隔排列的,但侧板、侧杆属于惯常设计(参见证据14),将多个竖板均匀间隔排列或者紧密排列属于该类产品的惯常设计,因此,使用惯常设计整体置换证据13的相应设计要素,即可得到涉案专利靠背的外观设计。
         证据11和证据12公开了床头和床靠背,与证据2所示产品用途、种类相近,证据11与涉案专利的区别在于没有设计横杆以及竖板没有均匀间隔排列,这部属于沙发靠背的惯常设计;在证据12基础上,将侧杆替换为侧板,在一般消费者不容易观察到的表面设计横杆,以及将紧密排列的竖板替换为均匀间隔排列的竖板,属于该类产品惯常没计的整体置换。因此,在证据1 1的基础上,将横杆和竖板整体置换为惯常设计或者使用惯常设计替换证据12中的相应设计,即可得到涉案专利中靠背的外观设计。
        证据7至证据9都公开了实术床,与证据2所示产品用途、种类相同或者相近,都公开了长方形外框架内设计多个均匀间隔排列的竖板的设计要素,将床头竖板设计要素替换证据2靠背的外观设计,证据7并在长方形框架的两侧增加沙发类产品中惯用的侧板(参见证据1 4),即可得到涉案专利中靠背的外观设计。
        证据6公开了实木沙发,与证据2所示产品用途种类相同,证据6除了横杆的两端伸出两侧侧板一定长度之外,与涉案专利靠背的其他设计要素完全相同,因此,使用证据6中的靠背替换证据2中的靠背,并适应性缩短横杆的长度后得到涉案专利靠背的外观设计。
        虽然证据5竖板的顶端没有从横杆的上方往背面延伸,但证据6至证据13均公开了将竖板的顶端从横杆上方往背面延伸的设计要素,且竖板设计属于沙发类产品的惯常设计,因此将证据5中竖板的设计要素的整体置换,可以得到涉案专利靠背的外观设计。
        虽然证据3和证据4没有公开将侧杆设计成侧板、将垮条的表面设计成弧面以及将竖条的顶端从横杆的上方往背面延伸的设计要素,但这些要素均属于沙发靠背的惯常设计,并且证据5、证据6、证据7、证据11、证据16图1公开侧板、表面设计成弧面以及将竖板从横杆的上方延伸到背面的的设计要素;证据8、证据9、证据12、证据13公开了将竖板设计成表面为弧面以及将竖板从横杆的上方延伸到背面的设计要素。因此,使用证据3、证据4靠背与惯常设计,证据3或者证据4与证据6、证据7、证据1 1、证据16图1,证据3或者证据4与惯常设计、证据5、证据8、证据9、证据1 2、证据13的基础上,即可得到涉案专利靠背的外观设计。
    (3)此外,请求人认为将靠背由平板状整体置换成均匀间隔排列的多个竖板属于靠背惯用设计要素的整体置换;而在竖板的后方设计横杆则仅是为了对竖板起支撑作用,且位于沙发的背面,不容易引起一般消费者注意;将竖板的顶端从横杆的上方往背面延伸也属于惯常设计,并且一般消费者不会过多关注沙发靠背的顶端,因此竖板顶端的变化不会对一般消费者产生独特的视觉效果。
        专利权人于2017年09月15日提交了意见陈述书,认为:①涉案专利与证据1在靠背表面竖扳的数量、宽度、竖板件间隙等方而以及座椅部位结构部明显不同:②涉案专利与证据2至证据1 1,均在靠背、座椅、扶手和支撑脚等部位存在明显不同,并分别指出了具体的不同点,二者不属于实质相同的外观设计。
        专利复审委员会依法成立合议组,对本案进行审理。合议组十2017年09月26日向双方当事人发出口头审理通知书,定于2017年10月19日进行口头审理,并于同日将请求人于2017年08月28 日提交的意见陈述书及证据转送给专利权人,将专利权人于201 7年09月15日提交的意见陈述书转送给请求人。
    口头审理如期进行,在口头审理中明确了如下事项:
    (1)请求人当庭放弃2017年07月28日提交的无效宣告理由和证据,主张以201 7年08月28日提交的无效宣告理由和证据为准,并明确放弃证据13,具体无效宣告理由为:涉案专利与证据1单独对比,属于实质相同的设计,不符合专利法第9条第1款的规定;以证据16图1所示设计为基础设计,结合证据3至证据5任意其一的座椅,结合证据6至证据9、证据11、证据12、证据16图2至图3任意其一的靠背与涉案专利对比,不符合专利法第23条第2款的规定:以证据2所示设计为基础设计,结合证据3至证据5任意其一的座椅,以及证据6至证据9、证据11、证据12、证据16图1至图3任意其一的靠背与涉案专利对比,不符合专利法第23条第2款的规定。证据10用于证明床的靠背作为独立的设计特征可以单独设计,证据14用于证明靠背侧板作为独立的设计特征可以单独设计。此外,请求人当庭提交了证据15的公证书的原件。
    (2)对于涉案专利是否符合专利法第9条第1款的规定,请求人认为,证据1与涉案专利的靠背、扶手等部位形状基本一致,靠背竖板数量、侧板、座椅等设计稍有差别,二者属于实质相同的外观设计。
    (3)对于涉案专利是否符合专利法第23条第2款的规定,请求人认为:①以证据1 6图1所示设计为基础设计,其中证据16的图片为证据15公证书中新浪微博显示的视频截图,证据16图1、图2至图3的公开发布时间分别为201 4年04月15日和201 5年01月08日。合议组当庭向请求人释明:证据1 6图1至图3所示产品未完全公开,无法与涉案专利进行对比,请求人表示坚持书面意见。②以证据2为基础设计,使用证据2扶手、证据3至证据5的任意其一的横条状座椅和证据6至证据9、证据11、证据12、证据16图1至图3任意其一的靠背部位与证据2进行组合与涉案专利进行对比,并将这些证据的相应部位与涉案专利进行了具体对比。⑤请求人主张用证据3套件2的座椅、证据1 1的靠背替换证据2的相应部分后得到的外观设计与涉案专利最为接近。
        在上述审理的基础上,合议组经合议,认为本案事实已经清楚,依法作出本审查决定。
    二、决定的理由
    1.法律依据
    专利法第9条第1款规定:同样的发明创造只能授予一项专利权。
    专利法第23条第2款规定:授予专利权的外观设计与现有设计或者现有设计特征的组合相比,应当具有明显区别。
    2.证据认定
        证据1是中国外观设计专利文献,专利权人对其真实性没有提出异议,经核实,合议组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证据1的专利权人为七台河市双叶家具实业有限公司,与涉案专利为同一专利权人,申请日为2015年01月29日,授权公告日为2015年08月12日,与涉案专利具有相同的中请日和公告日,其中所示的外观设计可以用来评价涉案专利是否符合专利法第9条第1款的规定。
        证据2至证据12、证据14是中国专利文献,々利权人对其真实性没有提出异议,经核实,台议组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其公开日分别是2013年08月07日、201 4年07月23日、2014年04月09日、2002年04月1 7日、2007年08月29日、2006年06月21日、2008年05月21日、2005年03月02 Fl、2011年05月25日、2013年08月07日、2014年07月23日和2010年01月27日,均在涉案专利的申请日(2015年01月29日)之前,其中所示的外观设计可以作为涉案专利的现有设计,评价涉案专利是否符合专利法第23条第2款的规定。
        证据15由北京市长安公证处于201 7年08月25日出具的(2017)京长安内经证字第31520号公证书,公证事项为保全证据,公证书主要内容是:使用公证处的电脑通过百度搜索进入到新浪微博,对微博用户双叶家居官方微博于2015年01月08日11:40发布的名称为完整版中国烈叶世界级制造工艺首次揭密”的视频截图以及于2014年04月15日发布的微博页面所显示的图片的获取过程进行了证据保全。请求人当庭提交了证据15的原件,专利权人未对公证书的真实性提出异议。经合议组核实,公证1 5原件装订规范、完整,内容与复印件一致,形式上无明显瑕疵,其真实性予以确认。请求人主张以微博用户“双叶家居官方微博”于2015年01月08日和2014年04月15日发布的微博中的视频截图和所附图片与涉案专利进行对比,认为该微博的发布时间即为对比图片的公开时间。
        合议组认为:新浪微博是第三方知名门户网站新浪网设立的公众交流平台,个人、政府机构、公司企业均可通过注册成为平台用户并发布微博,且可以浏览他人公开发布的微博。根据合议组对新浪微博平台管理机制的了解和用户经验,新浪微博中上传的图片一经发布,发布时问由系统自动生成且无法修改;每一条微博发布的公开范围包括对所有人公开、好友圈公开和仅自己可见,且公开范围仅能修改一次,公开可以转换成私密,但私密不能转换成公开,鉴于公证时该微博处于对所有人公开的状态,则说明该微博自发布时起就处于对所有人公开的状态,在专利权人未提出反证据可以推翻上述内容的情况下,应当认可上述内容的真实性和公开性,即图片的公开时间即可对应微博的发布时间,鉴于该时问早于涉案专利的申请日201 5年01月29日,因此该微博图片可以作为涉案专利的现有设计,用于评价涉案专利是否符合专利法第23条第2款的规定。
        经合议组核实,证据16图1为证据15中微博用户双叶家居官方微博于201 4年04月15日发布的微博中所附图片的放大图,证据16图2、图3为证据15中微博用户双叶家居官方微博于2015年01月08日发布的微博中视频截图的放大图,证据16图1至图3可以作为涉案专利的现有设计,用于评价涉案专利是否符合专利法第23条第2款的规定。
    3.关于专利法第9条第1款
        涉案专利涉及的产品是沙发,证据1也公开了一种春秋沙发SF36的外观设计,二者所示产品用途相同,属于相同种类的产品,可以对二者作如下对比判断:
    涉案专利由六面正投影视图和立体图表示,如图所示,涉案专利由座椅、靠背、扶手和支撑脚等结构组成,整体长宽比例为2:1。座椅为一个长方形框架,其内紧密排有5个横板,外侧1个略宽楼板,并在座椅下方纵向排列2块条形木板合并而成:靠背是一个长方形外框架,其内纵向排列8个表面为弧面的竖板,相邻两个竖板之间具有一定间隔,每个竖板的底端都与座椅连接,顶端则超过长方形外框架的横杆,靠背左右两侧上端有略凸起圆角锥形图案;扶手和支撑脚为一体的圆角矩形,在圆角矩形内设计有一个横向的矩形条。详见涉案专利附图。
    证据1由六面正投影视图和立体图共7幅视图表示,如图所示,证据1沙发由座椅、靠背、扶手和支撑脚等结构组成,整体长宽比例为5:2。座椅为长方形平板:靠背为长方形外框架,其内侧纵向紧密排列6个表面为弧面的竖板,每个竖板的底端与座椅连接,顶端超过长方形外框架的横杆,所有的竖板整体上在偏上部位形成有一条连续的直线:左有扶手和支撑脚为一体的圆角矩形,在圆角矩形内设计有一个横向的矩形条,横向矩形条两端各有一条纵向的垂直线。详见证据1附图。
    涉案专利与证据1相比,两者的主要相同点在于:①沙发的整体结构相同,二者都是由座椅、靠背、扶手和支撑脚等结构组成:②靠背构成基本相同,都是由多个纵向的表而为弧面的竖板排列构成,每个竖板的底端与座椅连接,顶端超过长方形外框架的横栏:③扶手结构基本相同,二者都是由扶手和支撑脚为一体的圆角矩形,在圆角矩形内设计有一个横向的矩形条。两者的主要不同点在于:①整体长宽比例不同,涉案专利长宽比例为2:1,证据1长宽比例5:2;②座椅部位设计不同,涉案专利为一个长方形框架,其内紧密排有5个横板,外侧1个略宽横板,并在座椅下方纵向排列2块条形木板合并而成,而证据1座椅为平板;③靠背纵向排列竖板数量、间隔不同,涉案专利纵向排列8个表面为弧面的竖板,相邻两个轻板之间具有一定间隔,证据1靠背纵向紧密排列6个表面为弧面的竖板,所有的竖板整体上在偏上部位形成有一条连续的直线;④靠背竖板左右两个侧面形状有差别,涉案专利靠背两个侧面相对挺立且棱边分叫,且靠背左右两侧面上端有圆角锥形图案,证据1靠背的两个侧面更为宽厚圆润:⑤扶手和支撑脚组成的圆角矩形形状有差别,证据1相比涉案专利圆角矩形整体更为圆润敦实,且证据1横向矩形条两端各有一条纵向的垂直线。
     
    基于上述对比,合议组认为:对于沙发类产品而言,其整体结构相对固定,而靠背、座椅、扶手等部位的形状均可以做多种设计变化,且靠背、座椅、扶手部位的形状容易引起一般消费者的关注。本案巾,涉案专利与证据1靠背部位虽然部采用了竖向弧面竖板排列的设计,但由于竖板数量、间隔以及靠背左右侧板形状等均有区别,足以使得二者形成不同的整体视觉印象,再加上座椅部位、扶手和支撑脚组成的圆角矩形形状等诸多差别,足以对沙发的整体视觉效果产生显著影响,综上,通过整体观察、综合判断,涉案专利与证据1不属于相同或者实质相同的外观设计,涉案专利符合专利法第9条第1款的规定。
     
    4.关于专利法第23条第2款
     
    请求人主张以证据2为基础设计,将其扶手进行细微变化后,与证据3至证据5任意其一的长方形外框内排列条形横板的座椅特征,以及证据6至证据9、证据1 1、证据12任意其一的竖板排列靠背特征进行替换组合即可得到涉案专利,涉案专利与组合后得到的外观设计相比不具有明显区别,其中指认以证据3套件2的座椅、证据1 1的靠背分别替换证据2的相应部分后得到的外观设计与涉案专利最为接近。
     
    关于涉案专利的相关描述如上所述。
     
    4-1相对于证据2和证据3、证据1 1的组合
     
    证据2公开了一种沙发的外观设计,所示产品与涉案专利涉及的产品用途相同,二者属于相同种类的产品。证据2由六面正投影视图和立体图表示,公开了一种软包式单人沙发,其靠背和座椅部位均为皮质软包,靠背为一体式长方形靠包,座椅为一体式正方形,前部厚度略高;扶手和支撑脚为一体的木质圆角矩形,在圆角矩形内设计有一个横向的矩形条。详见证据2附图。
     
    将涉案专利与证据2相比,二者的主要相同点在于:①沙发的整体结构相同,二者都是由座椅、靠背、扶手和支撑脚等结构组成;②扶手结构基本相同,都足由扶手和支撑脚为一体的圆角矩形,在圆角矩形内设计一个横向的矩形条。二者的主要不同点在于:①座椅部位形状不同,涉案专利为一个长方形框架,其内紧密排有5个横板,外侧1个略宽横板,并在座椅下方纵向排列2块条形木板合并而成,而证据2为整体软包皮座椅;②靠背形状不同,涉案专利靠背为一个长方形外框架,其内纵向排列8个表面为弧面的竖板,相邻两个竖板之问具有一定间隔,顶端则超过长方形外框架的横杆,靠背左右两侧上端有略凸起圆角锥形图案,证据2为圆滑长方体整体软包皮质靠背:③座椅下部设计不同,证据2座椅下部前后有条形挡板设计,涉案专利无此设计:④扶手和支撑脚组成的圆角矩形形状有差别,二者在扶手中间横向条形位置、扶手矩形圆弧倒角、扶手宽度厚度以及证据2横向矩形条两端各有一条纵向的垂直线等方面存在多处不同;⑤整体长宽比例不同,涉案专利长宽比例为2:1,证据2长宽比例约为1:1。
     
    请求人主张使用证据3套件2的座椅、证据1 1的床头分别替换证据2的座椅和靠背部位。
     
    证据3套件2公开了一种沙发,所示产品与涉案々利涉及的产品用途相同,二者属于相同种类的产品。如图所示,证据3套件2由主视图、后视图、俯视图、左视图和立体图表示,公开了沙发座椅部位由8块条形横板间隔排列的设计特征。详见证据3套件2附图。证据3套件2座椅部位与涉案专利相应部位相比,其座椅结构基本相同,部是横向条形板排列而成。二者的不同点在于座椅部位条形横板数量和间隔,涉案专利长方形框架内紧密排有5个横板,证据3套件2长方形框架内排列有8个横板,且横板间具有一定间隔。
     
    证据11公开了一种床头,由六面正投影视图和立体图表示,公开了床头靠背纵向紧密排列5个表而上部为弧面的竖板的设计特征。详见证据11附图。证据11床头部位与涉案专利相应部位相比,都是纵向竖板排列而成。靠背形状结构、竖板数量及间隔不同,涉案专利靠背是一个长方形外框架,其内纵向排列8个表面为弧面的竖板,相邻两个竖板之间具有一定间隔,顶端则超过长方形外框架的横杆,靠背左右两侧上端有略凸起圆角锥形图案,证据11床头为纵向紧密排列5个上表面为弧面的竖板。合议组认为,对于沙发类产品而言,其靠背、座椅、扶手部位的形状容易引起一般消费者的关注。涉案专利与证据2相比存在诸多不同,证据3的座椅、证据11的床头与涉案专利相应部位相比,在座椅、靠背部位的形状设计上也均存在较为明显不同,特别是靠背竖板的宽度、弧度、数量、间隔及侧板都不相同,而这些区别设计特征对于产品的整体视觉效果具有显著影响,因此,即使使用征据3套件2座椅、证据11的床头4换证据2的相应部位后,仍存在上述诸多明显区别,涉案专利符合专利法第23条第2款的规定。
        4.2相对于证据2、证据4或者证据5以及证据1 1的组合。
        关于涉案专利与证据2、证据1 1的描述如上所述。
        证据4、证据5也公开了木质沙发的外观设计,所示产品与涉案专利涉及的产品用途相同,部属于相同种类的产品,都公开了木质座椅部位条形横板排列设计特征,只是在横板数量、疏密程度以及横板间隔有差别。详见证据4套件2附图、证据5(三人座沙发)附图。
        证据4套件2、证据5座椅部位与涉案专利相应部位的区别在于:涉案专利座椅为长方形框架内紧密排列有5个横板,横板与外侧1个略宽横板圆滑相接,证据4套件2座椅部位为长方形框架内问隔排列有9个横板,上部横板与外侧横板为直角相接;证据5为长方形框架内间隔排列有10个横板,上部横板凸出于外侧横板。由此合议组认为,证据4套件2、证据5的座椅与涉案专利相应部位相比,在座椅部位横板数量、疏密程度以及横板间隔均具有明显的差别,因此,即使使用证据4套件2或者证据5(三入座沙发)座椅以及证据11的床头替换证据2的相应部位后,仍存在上述诸多明显区别,涉案专利符合专利法第23条第2款的规定。
        4.2相对于证据2、证据3至证据5任意其一以及证据6的组合
        关于涉案专利与证据2至5的描述如上所述。
        证据6也公开了一种实木沙发.所示产品与涉案专利产品用途相同,二者属于相同种类的产品。证据6由六面正投影视图和两幅使用状态参考图表示,其中靠背部位的8块条形竖板间隔排列,上部横杆的两端伸出两侧竖板一定长度。详见证据6附图。
         合议组认为.即使如请求人所述将横杆作适应性缩短后,其靠背部位在竖板形状、数量、间隔以及侧板形状等方面与涉案专利相应部位亦存在明显区别,由此涉案专利相对于证据2、结合证据3至证据5任意其一座椅、以及证据6靠背组合后的外观设计具有明显区别,涉案专利符合专利法第23条第2款的规定。
        4.4相对于证据2、证据3至证据5任意其一以及证据7至证据9任意其一的组合
        关于涉案专利与证据2至5的描述如上所述。
        证据7至证据9都公开了一种床,请求人主张使用证据7至证据9床头上部替换证据2的靠背,认为涉案专利与证据2、证据3至证据5任意其一以及证据7至证据9任意其一组合后的外观设计相比,不具有明显区别。
        对此,合议组认为,用于组合的对比设计特征应是证据中所公开的具有相对独立视觉效果的组成部分,是以一般消费者眼光可直接从对比设计中可自然区分出来的部分。本案中,证据7至证据9床头为一整体构成,请求人主张将证据7至证据9床头上半部设计与证据2扶手进行组合,该特征明显属于特意划分、截取所得出的部分,不是“一般消费者”可直接从证据7至证据9床头中自然区分而获知的。因此,不能将证据2与证据7至证据9进行组合与涉案专利进行对比。
        4.5相对于证据2、证据3至证据5任意其一以及证据12的组合。
        关于涉案专利与证据2至5的描述如上所述。
        证据12公开了床靠背,如图所示,证据12公开了7个弧面竖板紧密纵向排列,中间竖板上有凹凸图案花纹的设计特征。详见证据12附图。
        请求人主张将证据12床靠背整体替换证据2沙发靠背,合议组认为,证据2靠背下部与座椅部位相接,没有支撑结构,证据12床靠背分为靠背和支撑腿,二者整体框架和具体设计特征均不相同,且该座椅部位在组合时,其在产品中的位置、尺寸、比例关系等要素均无法确定,因此,无法进行组合,且证据1 2床靠背与涉案专利相应部位在竖板形状、排列间隔、长方形外框架上部的横杆结构以及靠背左右两侧侧板等都存在诸多明显区别,涉案专利符合专利法第23条第2款的规定。
        4.6关于证据16
        证据16图1显示为家居客厅的展示场景图,其中间显示的沙发由于拍摄角度原因,其主体结构背向或侧向画面,没有显示其正面整体设计,并且沙发上有多个靠垫等装饰以及画面前部有其他家具遮挡,图片中已显示的沙发设计非常有限,未能完全呈现沙发的整体结构和形状,具体到沙发的靠背、座椅以及扶手下部均末完全公开。证据16图2显示为软包床,其中床头部分有较大比例被床上用品枕头、靠垫遮挡,且未能清晰显示床头两侧面的设计。证据16图3仅显示床头局部一个侧面,床头正面有很大部分被枕头遮挡,未完全公开该产品形状,从所示图片中无法判断该产品的形状比例及完整的设计内容。详见证据16附图。因此,证据16图1至图3无法与其它证据进行组合评价涉案专利是否符合专利法第23条第2款的规定。
        综上所述,请求人提交的证据均不能证明涉案专利不符合专利法第9条第1款、第23条第2款的规定,其无效宣告的理由不成立。
    三、决定
        维持201530027203.5号外观设计专利权有效。
    当事人对本决定不服的,可以根据专利法第46条第2款的规定,自收到本决定之日起三个月内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起诉。根据该款的规定,一方当事人起诉后,另一方当事人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
     
    合议组组长:王霞军
    主 审 员:刘晓瑜
    参 审 员:刘萌
     
    专利复审委员会
    2018年1月26日
在线咨询
电话:188 1078 5819
      157 1100 1899
传真:371065622
Q Q:2272112437
电子邮件:W118619@163.com